碧血丹心照太原

来源:建设企业    编辑:俞良望     发表日期:2018-10-22 责任编辑:廖勇  点击数:318

以武汉人之印象,西北所在城市都是“大西北”;只因中国太大,疆域太辽阔,即使靠交通,往这些山陬海噬之地也要奔走风尘,乃至披星戴月。实际查阅行政区域划分,内蒙古区域跨度大,西部属西北,中部属华北,东北部属东北;而山西全境均属华北。

如此广袤的土地、复杂的地貌,侵略者当年“三月灭亡中国”,简直就是狂言妄语。而这些地方也是当年抗战最为惨烈的地方之一,直到今天,仍不难从中发现许许多多抗战遗址,有些地方也为此专门修建了与抗战相关的纪念建筑。

包头市固阳县新顺西镇红油杆子村有座红油杆子抗战遗址纪念碑,据说是东北挺进军在这里以重大牺牲牵制了大量日军,为后续主力部队进行绥南战役和徐州会战赢得了宝贵时间。包头市达茂旗百灵庙镇,有座百灵庙抗日武装暴动纪念碑,纪念的是蒙古族人民在这里举行武装暴动,后来逐步发展成一支蒙古族抗日武装队伍。在呼和浩特市武川县德胜沟乡蘑菇窑村东的大青山深处,有一处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旧址,是抗战时期通往苏蒙的红色交通枢纽、华北抗日战线的桥头堡。在太原忻口村北一里处的公路旁、战备窑洞前,有一座忻口战役纪念碑,纪念的是曾在这里发生过的,作为抗战初期太原会战重要组成部分的忻口战役。

若要揭开这段不堪回首的近代历史,在抗战初期的正面战场上,中国军人以舍生忘死的民族大义,为太原这座历史名城抹上了血红的一笔。

“七七事变”后,日军向华北地区大举进犯,1937年7月底占领北平、天津后,日军8个师团组成了以寺内寿一为司令官的“华北方面军”,准备南夺上海、北占太原。中国军队建立五个战区应对来犯之敌,第一战区筹备淞沪会战的同时,第二战区进行山西全境的防御。山西既有外敌所觊觎的富足的煤炭资源,同时也能从西部侧击来犯之敌,山西若失则华北危矣。
   9月,日军占领大同,中国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急令部队严守内长城各关隘。日军又相继占领蔚县、灵邱等地,从正面进攻平型关;国军第33军第73师等猛烈反击,日军攻击受挫。应第二战区要求,八路军第115师埋伏在平型关东北公路两侧高地,歼敌1000多人,并缴获大量军用物资。平型关大捷是全面抗战以来中国军队取得的首次胜利,沉重打击了侵略者的嚣张气焰。

平型关战役后,日军又增强兵力进占繁峙,威胁平型关侧背。30日夜,平型关守军奉命撤向五台山。日军遂陷平型关,西进至代县。

日军第5师在代县集结后,分兵向崞县、原平进攻。两处中国守军奋力抵抗,未能阻止日军占领崞县、原平。忻口失去前沿重镇,处于敌人威胁之下,但是中国守军迟滞了敌军的行动,为主力部队集中布防赢得了时间。

忻口位于太原以北,是太原的重要门户,自古为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。日军企图一举攻占忻口、直趋太原,认为占领太原,即可瓦解中国第二战区,进而控制山西。

中国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卫立煌率领约13万人分左、中、右3个兵团,在忻口以北形成一个严密的防御体系,与日军对峙。

10月13日,板垣征四郎指挥5000日军,在飞机30余架、坦克50余辆、炮50余门掩护下,采取中间突破的战法,向忻口阵地发起猛攻;守军伤亡殆尽,日军乘机渡河,突破南怀化阵地。

国军第17军第21师两个团增援堵击,第14军第10师所属师团协力夹击突入之敌,毙伤日军3000余人,击毁坦克22辆,夺回南怀化东南高地。日军不断驰援,采用陆空协同,向中国军队各阵地猛烈攻击,中国守军通过挖掘坑道接近日军,用肉搏迫其退缩。日军向守军各阵地施放大量催泪性毒气,并对阵地实施爆破;守军顽强抗击,适时组织反突击;阵地得而复失、失而复得。此战双方军队均伤亡数千, 国军第9军军长郝梦龄、第54师师长刘家麒、独立第5旅旅长郑廷珍等壮烈殉国。十多天的激战,双方形成拉锯,守军虽减员三分之二以上,“日耗两团上下”,阵地仍巍然屹立。

10月10日,第一战区的河北战场失利,日军攻占石家庄。其主力第20师等部沿正太线西进,企图迂回忻口、太原侧后,配合在忻口正面进攻的日军夺取太原。

13日,日军进攻太原东面门户娘子关,中国军队奋力阻击。由于娘子关地势险要,易守难攻,日军伤亡惨重。26日,日军一部从石门口迂回到主阵地右侧,直指平定,以步、炮、空联合,向守军阵地展开攻击。守军将士虽经顽强抗击,却因连日血战,部队减员过重,致防线多处被日军突破。

娘子关失陷,太原危在旦夕。第二战区为集中兵力固守太原,遂决定忻口守军全线撤退。此后,日军一路西进追击,相继逼近太原城郊。11月7日,两路日军在太原城外会合,太原处于日军夹击之中。

日军以步、炮联合攻城,并出动飞机向城内狂轰滥炸。激战竟日,城外守军大部壮烈牺牲,余部于黄昏撤入城内据守。入夜之时,傅作义将军登城指挥,鼓舞士气。

11月8日,日军凭借优势火力继续攻城,城垣东北角及西北角被日军轰陷,东、北两面城墙亦被轰开突破口十余处,敌人趁机向城内猛冲。中国守军奋起反击,与日军展开激烈巷战,歼灭大量入城日军。日军一部空降于城中大校场,四出袭击;潜伏于城内的日本特务亦里应外合、大肆破坏;守城官兵虽奋力血战,终因伤亡过重,无力再战,被迫于21时由城南门突围,经文水向离石方向撤退。太原遂告陷落。

太原会战历时两月,是抗战爆发后,中国第二战区部队同日军华北方面军在山西北部、东部和中部进行的大规模战略性防御战役,日军参战总兵力约合4个半师团共14万人,伤亡近3万人;中国军队参战总兵力6个集团军计52个师(旅)共28万余人,伤亡10万人以上。太原会战主要包括平型关战役、忻口战役、娘子关战役、太原保卫战;中国官兵浴血奋战、前仆后继,充分展现了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爱国精神;平型关伏击战打破“日军不可战胜”的神话,忻口战役大量消耗日军有生力量,牵制了日军沿平汉铁路(北平-汉口)南下的作战行动;惟娘子关方面防范疏漏,被日军乘虚而入山西省会太原,但太原会战仍不失为抗战初期华北战场规模最大、战斗最激烈、持续时间最久、战绩最显著会战之一,也是国共两党合作抗日配合较好的一次会战。关于太原会战,国内主流媒体都有客观评述,中央电视台也以文献记录和专访形式拍摄了《共赴国难——太原会战纪实》专题片,回顾了那场壮怀激烈、可歌可泣的历史往事。而太原会战,只是双方正面战场二十二次大规模会战的其中一个。

会战以中国的失利而告终,中国的抗战也持续了八年。但是,一个刚刚从半殖民半封建的环境里摆脱出来、从军阀割据四分五裂状态里名义上统一的国家,甚至一个绝大部分士兵还在穿草鞋的准农业国家,同一个无论是政治还是军事都全面西化,军工成熟、战备充足的现代化强国的对决,本身就是实力不对等的较量。这个对手就像一只超级章鱼,它可以将触手伸向东亚和东南亚,甚至狠狠去捅北美鲨鱼的身体;它让老牌帝国主义的英国在殖民地上节节败退,让印度人放弃抵抗,让硫磺岛成为美军士兵的绞肉机,中国人却与这样的对手抗衡八年,意志如钢。战争历来都是残酷,每一枪都会流血,每一刀都会见红,每一发炮弹都会血肉横飞,中国人正是在这样血与火的残酷里坚挺苦熬,盼望黎明到来。

武汉是与太原有渊源的城市,只因这场对日抗战。汉口有几条以抗战烈士名字命名的街道,其一是刘家麒路,其一是郝梦龄路,两位烈士都是在忻口战役中壮烈牺牲。

刘家麒是武昌人,1937年夏,正在陆军大学学习的他,听到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,多次向校方申请上阵杀敌。九月从陆大毕业后,被任命为第五十四师少将师长,马上率部奔赴山西忻口前线。他在日记中写道:“大敌当前,须虚心筹划,以克强敌。蓄志如此,不卜将来如何。” 时任国民革命军陆军第九军军长的郝梦龄,也正是此时听说日寇犯华,而请缨上阵杀敌。

面对日军精锐板垣师团对忻口的疯狂进攻,密集的日军步兵冲锋和猛烈的炮火,双方展开激烈的阵地争夺战。郝、刘两将军沉着应战、大胆指挥,誓与敌人血拚到底。在重创敌军乘胜追击时,担任反攻指挥任务的郝、刘距离敌人只有两百米距离;在通过一段隘路时,郝梦龄被敌人机枪子弹打中;随后刘家麒被掷弹筒炸伤,紧接着全身多处中弹。

十月中旬,刘家麒、郝梦龄将军的灵柩运抵武汉火车站(今汉口京汉火车站),武汉各界四千余人素车白马恭迎忠骨。

一场隆重的追悼大会后,刘家麒、郝梦龄将军的忠骨均葬于洪山卓刀泉伏虎山。同年11月17日,国民党军界追认刘家麒陆军中将、郝梦龄陆军上将。抗战胜利后,汉口旧日租界之“新小路”改名“刘家麒路”,汉口北小路改名“郝梦龄路”。

这样一段渊源,足以拉近两城间的民族情感、家国情怀,共同缅怀卫国战争中奋不顾身、勇于牺牲的民族英雄。无论大家走在汉口的烈士之路上,还是走在太原的残垣遗址之间,自然而然就会想起这些历经千难万险和生死考验的先烈们。

一寸山河一寸血。抗日民族英雄,是中华民族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,是激励中华儿女奋力前行的行动坐标;是他们用流血捐躯,换取了今天人们的安居乐业。

Copyright 2016 中国电建集团湖北工程有限企业 All Rights Reserved

地址:中国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金银湖街新桥四路1号 邮编:430040 邮箱:hypec-hb@powerchina.cn

电话:027-61169968(市场经营部) 027-61169642(办公室) 传真:027-61169066

鄂ICP备15005118号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